搜索
你想要找的

# 热门搜索 #

建党100周年70周年校庆卓越育人学术育人不言之教幸福之花

当前位置: 首页 / 发展聚焦 / 正文

中国教育实践改革的“旗手”:孟宪承与刘佛年

师大学子观“孟宪承·刘佛年教育成就陈列室”展览有感
2021年09月14日 70周年校庆


  参观完孟宪承·刘佛年教育成就陈列室,我对于华东师范大学首任校长孟宪承、第二任校长刘佛年有了全新的认识。作为中国教育实践改革的“旗手”,他们融汇贯通中西方教育理论,扎根国土为现实发声,向改革探索,他们使命先行的一生,是中国现代教育变革的写照,也是我们教育学子的榜样。


借他山之石,如何改变水土不服?


  100年前,孟宪承中断了在英国伦敦大学的留学生涯,回归了祖国。出生于江苏省书香门第的他,年幼时从私塾开启了自己的汲索,后历经西式学堂又负笈英美,在辗转曲折的求学过程中感受了国外教育理论和学说的声量,也深刻体会了当时国内贫苦民众教育机会的缺乏,因此萌生了推动建立中国特色教育理论的念头,希望通过对中外教育现实的对比审视,借他山之石,立足国情,探寻一条属于中国的教育改革之路。

孟宪承

刘佛年

  就在孟宪承躬耕教育、潜心实践之时,刘佛年正处于增长学识、快速成长的少年时期。中学毕业后他离开了家乡湖南,远赴欧洲留学,同样看到了一些国外教育的先进经验,但从西方移植而来的教育模式在国内愈发水土不服,如何重新建构一个适合中国的教育蓝图,是当时以他们为代表的教育学人们最关注的问题。


理念改革的发声者


  “最大的缺点,在于教育的设施,没有能和国计民生发生重大的影响。到现在一般学生,还只把求学当作是‘读书’,毕业当作是‘资格’,教的学的,没有的确能增进实际生活的丰富和效能。所以民生是民生,教育是教育,依然没有策应。”20年代末,国内环境动荡,孟宪承直指传统教育弊端的批评掷地有声,当西方教育热潮褪去,教育理念的舶来品与封建残余之间的冲突变得无法忽视、急需打破。

在武昌举行的中国教育学会第三届年会

刘佛年主编《回顾与探索》

  “从国际看到国内,从旧社会看到新中国,学校教学的方式有两种,那就是接受式与活动式。教育改革与创新离不开对两种教学方式作实事求是的客观分析。两种方式都出现了不同的流变,它们之间有明显的相互接近和吸收的趋势———真理常常在两个极端之间。”50年后,刘佛年给出了与孟宪承默契呼应的答案,“在保存传统教育的一切仍然有益的教学方法的基础上,发展适合现代化要求的教学方法,这是教育改革的必然趋势。”

  他们的发声有着深刻的时代烙印,但跨越时空遥相统一的是,要大刀阔斧,对中国教育纠偏纠弊。


实验改革的先行者


  偏在何处、弊有多深?他们眼见为实,却没有纸上谈兵,而是选择了扎根国土、身体力行,以实践为理论之镜。

  1929年秋,孟宪承放弃了中央大学教育系的主任职务,到中国第一所培养民众教育师资的学校——江苏省立民众教育院暨劳农学院任研究部主任兼教务部主任,而后又在杭州创办民众教育实验学校,主持江苏北夏普及民众教育实验区。这前后跨时八年的民众教育探索,在华东师大教育学部杜成宪教授看来,可以用两个字概括,那就是“体贴”。

1929年,孟宪承在江苏省立民众教育院演说辞《民众需要的是什幺教育

  一切从现实需要出发,倡导“教育即生活”,是孟宪承从事教育理论研究和实践的特色。在主持民众教育实验学校时,他对招生做了周密准备:调查民众聚集地,在工厂、茶园、热闹的街市开展宣传活动;编制招生答问,接触民众对学校情况的疑惑;直接到民众中间去宣传招募,最终取得了满意的招生结果。在民众教育课程设置上,他提出并实施的内容涵盖了识字、生计、娱乐、公民、体育、卫生健康等许多方面,“我们相信:真实的教育,必须在农人的实际生活里进行,只有把握住他们的实际生活问题,帮助他们逐渐满足生活的需要,由做而学,由行而知,才能够显现教育的功效”。他主动深入民众,调查民众所需,制定满足民众需求的计划,并把民众的自主学习、生活发展作为目标,他认为“教育的究竟,是更多的教育”,真正做到了在教育实践中“体贴”民众。在此期间内,他论著的《民众教育》、《民众需要的是什么教育》是我国民众教育的重要指南。

上海教育(中学版)刊登刘佛年关于《青浦经验的重要意义》的论述

  随着中国民众生活水平的改善,教育的首要目的从生计训练逐渐延伸,国际经验已不再是我们单纯的学习对象。“人学习的潜力究竟有多大?”“学习的成绩究竟由什么决定?”刘佛年在中国教育学会第二次全国讨论会闭幕式上演讲时的提问发人深省,他提出一般学校的教学质量问题是当下需要攻坚的难题,他希望追求比国际经验“做的更好的地方”。他以青浦县大面积提高教学质量的改革经验为例,详细阐述了回授调节和尝试探究的两因子实验,并感慨,“青浦实验”比布卢姆更鲜明地看到了启发学生自主动脑动手动口的作用,更明确地证明了当时的中国最需要的是既懂得中小学教育,又肯从事教育科学研究的善于思考的人。

  这些鼓舞了在场所有教师士气的想法,是他主持以华东师大附属学校为基地的“教育综合整体实验”时,先后五次到青浦走访调研,下到学校、深入课堂观察研究、与师生畅谈的结果。“教育学的基本理论必须扎根于中小学校,生根于活生生的课堂。”1984年刘佛年就曾见证了青浦教育丰收的果实,当1990年又一次看到青浦解决了中小学教育的中心问题,他更加有信心,支持“青浦实验”在全国推广。

  教育理论与实际之间的屏障就在一代代教育学人的前瞻理念引导下,在一辈辈实验者的率先垂范下淡化。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百年前的孟宪承与刘佛年为“他山之石”感叹,在中国“摸着石头过河”;百年后,他们的发声与先行有了阵阵回响和脉脉延续。

顾泠沅在华东师大举办的第十四届国际数学教育大会上介绍“青浦经验”

  因“青浦实验”与刘佛年相识的顾泠沅成为了刘佛年的学生。在一个寻常的夏日,刘佛年请学生顾泠沅便饭,在饭桌上说:“中小学教师积累的经验很多很多,有人说叫‘汗牛充栋’。但是,你有没有看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凡是没有做出理论概括的,往往只能热闹一阵,开了花不结果,有人说叫‘过眼云烟’。”又是一年寻常夏日,77岁的顾泠沅在华东师大举办的第十四届国际数学教育大会上,介绍了在上海持续开展了45年的数学教育改革实验成果,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经验”。

  更多前赴后继的开拓者和力行者在中国大地砥砺奋斗,孟宪承与刘佛年举起的中国教育实践改革旗帜长久飘扬。旗手与旗手交棒,那些振奋人心的热闹之下,是云烟不过眼,是开花结盛果,是“他山之石”攻不破的中国力量。



文|顾惟灵 图|教育学部 编审|郭文君